您的位置:绝地求生官网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女警少婦
女警少婦

绝地求生女角色下体去内裤:女警少婦

“老婆、老婆我愛你,阿彌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個好身體,健康有魅力……”呂亦君一邊哼著情歌小調,一邊炒著西紅柿炒蛋,旁邊操作臺上已經放著剛炒好的三盤菜:魚香肉絲、紅燒帶魚和蒜蓉西藍花,都是他媳婦最愛吃的。他電話里說是明天上午回來,其實當天下午就早早回來了,去菜市場買好了菜,準備給媳婦一個大驚喜。

  她媳婦叫顧曼,今年剛三十二歲就做到了A市緝毒大隊的副支隊長,這可是一個相當優秀的成績了,可是在呂亦軍心里,更多的不是驕傲,而是心疼。A市雖然是一個邊陲小城,但是毒品制造和販賣相當猖獗,毒品販子又心狠手辣、滅絕人性,顧曼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里摸爬滾打、出生入死,一步步的走過了八年時光。作為緝毒警的家屬,呂亦君和四歲的兒子,還有岳父岳母一起生活在兩百公里外B市,而顧曼平時一個人住在單位分配的小套間里,出于保密和?;ぜ沂艫腦倒?,呂亦君也不能過問妻子的工作內容,平時朋友圈不能發妻子的照片,對兒子,也是極力的掩飾,對親戚朋友也只是說顧曼是一個普通警察……呂亦君在B市的師范大學教授心理學,當年,正是在一次針對學警的專門心里學培訓課程上,認識了作為學員之一的顧曼,結婚八年來,呂亦君曾經不止一次的勸過妻子,放棄這么辛苦危險的工作,可是顧曼每一次都絕無動搖。慢慢地,呂亦君也便理解和支持妻子了,她從小就受到當刑警的哥哥的影響,選擇了和大部分女孩子不一樣的人生。兩年前,她哥哥在一次行動中,被兩名毒販打死,從此“掃滅毒販,清除毒品”就深深地烙在了顧曼心中,從那以后,呂亦君也不再規勸妻子,他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給她幸福,好好心疼她,讓她做自己鐘愛的事業,做一個優秀的丈夫,因為,在他心里,顧曼也是一個優秀的妻子。

  呂亦君心里想著和妻子過往的一幕幕甜蜜,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把炒熟的西紅柿雞蛋盛了出來,用保溫盒子先蓋上,然后一抬頭,就瞄見樓下顧漫的車開進了小區,他決定再給妻子一個小“驚嚇”,于是趕忙洗了下手,重新把鞋子穿好,就躲到了門后,等顧漫一進門背對著自己換鞋的時候,給她一個愛的擁抱。呂亦君想象著妻子見到自己后的驚喜,自己也興奮地搓了搓手。

  顧曼停好車,拖著疲憊的身子機械般的上樓、開門,進門后順手關了門,左手扶著門框,右手彎著腰換鞋,由于今天穿著一條緊身的牛仔褲,包裹著修長的大腿,顯得臀部異?;朐埠屯η?,長期的格斗散打和健身,讓顧曼的身上散發著其他女性所少有的健康和野性氣質,呂亦君望著大半年都沒見面的媳婦臀部,心中一動便沖了過去,雙手緊緊抱住媳婦的腰肢,嘴里興奮地大喊著:“老婆,可想死我啦!”顧曼剛把鞋換完,因為這幾天連著晚班出勤,任務繁重,本來整個人迷迷糊糊的,這時見有人突然從背后抱住自己,驚駭異常,還以為是歹徒仇家偷襲,隨時面對突發危險的職業素養瞬間迸發出來,根本沒管呂亦君嘴里的喊叫,她右手反過來死死地掐住呂亦君脖子,左手抓住他的左小腿,身子微蹲,全身力量灌注到腰上,猛地一用力,把呂亦君倒著翻轉過來,臉朝下狠狠地扔在了地上,顧曼順勢向前,騎跨在呂亦君身上,舉起右拳正要再打,結果猛地瞥見呂亦君的側臉,這一下嚇得比剛才還厲害,趕緊蹲下來扶他。呂亦君哪里想到自己媳婦反應這么大,這一摔直接摔得天旋地轉,恍惚見看見媳婦又要打,趕忙又雙手抱頭,兩個腿來回亂蹬,嘴里說繞口令似的求饒:“媳婦、媳婦,別打啦!別打!是我,是我!我是老公,是你老公!”

  顧曼看著丈夫像小孩子一樣在地下來回打滾求饒,又驚訝又好笑,一邊撫摸著老公后背,一邊溫柔的安慰他道:“哎呀,對不起,對不起啊老公,你那么突然抱過來,我還以為是壞人呢。來,我扶你起來?!甭酪嗑獠派暈⒄蚓擦訟呂?,掙扎著被顧曼扶起來,手按著腰一把斜躺在了沙發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痛苦又幽怨的望著顧曼。顧曼趕忙收住笑,緊靠在呂亦君身邊,給他按摩肩膀,一邊揉一邊說:“對不起呢,老公,我…我是職業病又犯了,給老公按摩賠罪呢,快來讓我檢查下,傷到沒。對啦,老公,你不是說明天才來么?怎么提前到了?”顧曼知道自己剛才下手肯定挺重的,自己老公一個文藝書生,怕是疼的不輕,于是全力的給揉著,心里愈發愧疚。

  呂亦君緩了兩口氣,身上的疼痛稍微緩解了些,看見媳婦臉上帶著愧疚,于是故作哀怨的說道:“哎,世事難料、造化弄人??!本來是想給自己媳婦一個大的驚喜,做了她愛吃的飯菜,沒想到媳婦疼我,先給了我一個‘更大的’……”顧曼被老公這么一說,更加不好意思,頭埋得更低了,輕輕地拍了他一下,嬌嗔道:“哎呀,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嘛,你躺好了,媳婦給你按摩,伺候你舒服,直到您滿意還不行么!”剛說完,臉上就布滿紅暈,輕笑著給呂亦君按摩腰背。

  顧曼本就秀氣美麗的臉上因為這一抹紅暈而更顯嬌嫩,兩個淺淺的酒窩像是春天湖面蕩起的波紋,溫柔俏麗,眼睛大而靈動,齊肩的短發柔順的滑在一邊,上身白色襯衣搭配著黑色皮衣,又平添了一股爽利的氣質,豐滿堅挺的乳房把襯衣撐的老高,形成了一個圓潤誘惑的弧度,黑色的內衣若隱若現。眼前的這一幕看的呂亦君心頭一動,渾身一陣燥熱,剛才被摔的疼痛瞬間沒了,半年多的思念和等待,在這一瞬間都化為肉棒的沖天而起,他翻了下身,左手抓住妻子正在按摩的手,右手一把摟住她柔軟的腰肢讓她坐到了自己腿上,深情的吻了過去。

  顧曼感受到了老公嘴唇傳來的濃濃愛意,她也輕啟櫻唇,微微伸出舌頭,回應著老公的狂吻,呂亦君身上特有的男性味道,慢慢地讓她意亂情迷,她平時忙于工作,承受著巨大壓力,唯有老公和家庭的溫暖才能讓她得半日清閑,半年來她無數次的午夜夢回,都幻想著老公熱烈的胸膛和瘋狂的愛撫,雖然老公是個文藝教授,但是只有在他身邊,她才愿意做回那個小鳥依人的妻子,她為了人民的安全保駕護航,而呂亦君,則是她最溫馨的港灣。

  顧曼忘情的擁吻著呂亦君,她感覺全身的力量都匯集到了嘴唇上,每吻一下,渾身就幸福的一抖,一股股熱流直竄心底和小腹,陰道里像滲血一樣的往外滲著淫水,積攢了半年的欲火越來越高漲,沒一會,內褲就被打濕了,潮濕的內褲緊緊地貼著陰唇和陰蒂,顧曼為了躲避陰蒂上的巨大刺激,開始不停地扭動著屁股,渴望著能讓內褲稍微遠離陰蒂一些,可是她來回扭動的嬌軀在呂亦君看來,無異于火上澆油,梆硬的雞巴被碩大的屁股壓著,這來回的扭動就好像斗牛士手里揮舞的紅色布子,刺激著肉棒這頭早已暴怒的“公?!?,呂亦君猛地咽了一口口水,把顧曼平放在沙發上,一邊繼續熱吻著,一邊把手游蛇般的伸進了牛仔褲里,在她平滑的小腹上溫柔游走,顧曼嘴里發出低低的“嗯…嗯…”,這嬌哼不斷地刺激著呂亦君的神經,他把手猛地往前又伸了一下,中指一不小心就狠狠地按在了早已石頭般堅硬的陰蒂上,這一下猶如觸碰了泄洪的按鈕,原本陰道里的“娟娟細流”,瞬間化為“濤濤洪水”,一股拇指般粗細的水流噴射而出,穿過薄薄的內褲,一下子打濕了大腿兩側的褲子,顧曼身體突然劇烈的顫抖著,嘴里發出了一聲慘烈的“啊……”,粉面含春,眼角閃著幾點淚花,雙手捂著小腹,劇烈的高潮讓她大腦一片空白,渾身泛起一陣陣舒爽,如泡溫泉,工作的疲乏早已無影無蹤……兩分鐘后,高潮的余韻散去,顧曼緩緩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老公呂亦君正似笑非笑、意味深長的盯著自己,顧曼又看向自己下體,牛仔褲掛在屁股下面,襯托著屁股更加的肥碩,雖然將將把陰道遮住了,可是濃密的的陰毛全都露了出來,上面掛著幾滴剛才噴射出來的淫水,像初春的露珠打在綠葉上,此時陽光正好斜照進客廳,每一滴淫水上都泛著金光,一閃一閃的,好一幅“夕陽淫露圖”!

  見此情景,顧曼差點羞的無地自容,滿面通紅,雖然以前和老公一起親熱也高潮過,但是這是第一次在明亮的客廳這樣,也從來沒有噴過這么多水,她躲避著老公興奮熾熱地目光,慌忙扯了下褲子,囁喏道:“哎呀,老公…我…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時間長了…我…我先去洗澡…”顧曼這時完全不像一個精明強干的緝毒女警了,反而像一個自慰被父母發現的小女孩,她匆忙提了下褲子,準備去洗澡,結果還沒等站起來,就被呂亦君再次按倒,呂亦君輕撫著她的頭發,故作淫態的調笑著道:“小娘子,哪里去?你是舒服過了,大爺我還沒爽呢!”顧曼回避著他的目光,輕拍他的肩膀,佯嗔道:“你…討厭呢…你再不放開,我還要打你啦,我可是……”顧曼嘴里“警察”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被呂亦君用嘴堵住了,剛穿好的牛仔褲被他連著內褲又一把扯到了膝蓋上,淫靡的下體瞬間曝光。呂亦君解開了顧曼的內衣,順著襯衣領子一把扯了出來,兩個巨乳沒了束縛,上下不停地抖動著,嬌嫩的乳頭透過白色的襯衣顯出暗紅色,好像熟透的櫻桃,讓呂亦君看的口水直流。呂亦君引導著顧曼的手緊緊握住早已堅硬如鐵的大雞吧,急速擼動著,上面的青筋根根爆出,感受著雞巴上傳來的巨大雄性力量,顧曼又渴望又害羞,她好想再次達到高潮,那種透徹全身的舒爽酣暢淋漓,可是心里殘存的女警官的自尊又讓她羞于表達,她下意識地往前挪了挪屁股,讓陰唇輕輕地刮弄著丈夫的龜頭,好想被這根朝思暮想的肉棒填滿。

  呂亦君感受到了龜頭傳來的陣陣麻癢,望著身下欲眼迷離的妻子,他再也忍耐不住,右手扶著碩大的雞巴,在顧曼柔軟嬌嫩的大陰唇和陰蒂上滑弄著,湊到妻子耳邊柔聲道:“老婆,我來了!我愛你!”顧曼聽著丈夫深情的話語,心中感動,嘴里卻羞于表達,她羞紅著臉把嘴湊到丈夫耳邊,她知道此時的丈夫需要自己的淫蕩和情調,所以故意放大了音調,嬌哼著:“嗯…嗯…嗯”,每一聲呻吟傳到呂亦君耳朵里都仿佛化作一聲鼓勵:老公,快操我!呂亦君也是心上愈發的幸福和感動,這就是夫妻之間最幸福的默契,只有在最親密的愛人面前才展現出來的小情趣,他不再猶豫,屁股猛地一挺,大雞吧連根沒入,唯有如此方可“報答”妻子的“鼓勵”。

  顧曼因為牛仔褲還掛在膝蓋上,所以雙腿緊閉著,膝蓋頂著自己的乳房,這樣整個陰部都裸露在外,粉紅色的陰唇大大的外翻著,上面掛著幾滴晶瑩的騷水,陰蒂隨著呂亦君快速的操弄在空氣中來回搖擺,干渴已久的騷穴驟然迎來了大雞吧的滋潤,顧曼舒服的大張著小嘴,左手按著老公的屁股,右手死死地抓著沙發。

  呂亦君望著顧曼秀美的臉蛋在大雞吧的爆操下節奏輕微搖擺著,油然而生一股征服欲,雙手一用力把顧曼翻了過來,讓她的肥臀高高的翹向自己,肥美的騷穴泛著淫水,像是流出的口水,渴望著大雞吧喂飽,呂亦君用力的揉著媳婦的肥臀,光滑而細膩,他再次把雞巴粗魯的捅進騷穴,每一次粗暴的撞擊都被顧曼的肉臀反彈回來,形成反作用力,都讓下一次的操弄顯得更有力、插的更深,如此狂野的節奏,讓顧曼原本輕柔的“嗯嗯”,一下變成嚎叫般的“啊啊”聲,呂亦君突然猛地再次一插到底,然后死死地頂住顧曼的花心,享受著陰道壁的痙攣和有節奏的伸縮,仿佛在做SPA按摩,無數雙柔軟的小手舒緩著雞巴上緊繃的神經。

  他趴在顧曼背上,吻著她的脖頸,柔聲道:“老婆,舒服嗎?老公平時可是堅持鍛煉身體啊,沒讓老婆失望吧!”顧曼剛被草的神魂顛倒,這會兒終于捋順一口氣,聽到老公的話,又羞又急,屁股撒嬌似的往后頂了頂,羞道:“流氓,得了便宜還說風涼話,我…我…失望,這才十分鐘,再來一個小時!”剛說完顧曼就后悔了,自己從來沒說過這樣羞人的話,呂亦君聽了也是又驚又喜,平時做愛臉皮特別薄的媳婦竟然說起淫話了,捂嘴笑個不停,然后調笑道:“好呀,那就滿足乖老婆!呦,對了,老婆,你要不要把警服穿上?那才帶勁兒呢!”顧曼嬌嗔著罵道:“討厭,流氓!才不呢!”說完就滿面羞紅的把頭深深地埋在沙發里,屁股翹的更高了,正享受著陰道按摩的大雞吧,好像受到了挑釁一般,龜頭猛地自己往上頂了兩下,直刺著G點,剛剛沉靜下來的顧曼再次欲火高升,一聲長長的的“啊”,像是吹響了沖鋒號,呂亦君抖擻精神,雙手按住顧曼的腰胯,再無憐香惜玉的意思,搗蒜一般的抽插起來,粗壯的雞巴進進出出,本來粉嫩的陰唇被操的充血里外翻飛,呂亦君瞥見被壓在沙發上已經變形的乳房,左手拉起顧曼,右手粗魯的揉搓著豐滿的巨乳,聳動腰胯,每次都猛猛地直插到底,停頓一秒,然后接著飛速的插上十幾下,就這樣快慢深淺結合,操的顧曼徹底放飛自我,她再也不是那個英姿颯爽的警官了,而是老公胯下淫叫呼喊的小淫婦,伴隨著呂亦君鏗鏘有力的操干節奏,顧曼也帶著哭腔叫喊著:“啊…啊…老……老公慢…慢點,好舒服…啊…太…太深了?!?br />
  呂亦君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妻子嬌嫩的陰道里威武翻騰,淫水混合著白漿,一股股的噴濺在顧曼的屁股和自己的陰毛上,他備受鼓舞,咬緊牙關,一股腦爆干了五十多下,同時用手不停地撩撥著顧曼的陰蒂,這陰蒂就像按鈕一樣,每按一下顧曼就像被勾了魂一樣高昂著頭、“啊啊”的嘶吼著,陰道里的每一處肉壁都越來越收緊,每一處褶皺都化成了一張小嘴,撕咬著大雞吧,呂亦君感受到了妻字陰道里的劇烈收縮和吮吸,這是要泄身的前奏,而自己的龜頭也被吸的酥酥麻麻的,精液一陣陣的沖擊著精關,他不再控制,一把拉起顧曼站到了屋子中間,雙手緊緊地扣著她的兩個肩膀,就像她平時緊扣犯人一樣,不給絲毫的反抗余地,大雞吧每一下都狠狠地撞擊著顧曼柔弱的身體,屁股上蕩起的層層肉浪,發出了響徹屋子的“啪啪啪”聲,殷紅如血的陰道壁被狂操著,像是被搗爛的玫瑰花蕊,脆弱而淫靡,顧曼徹底的放棄了“抵抗”,隨著呂亦君又一次直搗子宮口,她猛地抬起頭,瘋狂的甩著頭發,發出兩聲凄慘的“啊啊”,下體像是裝滿水的氣球被一下子扎破,透明的淫水順著雞巴和騷穴的縫隙直竄出來,打濕了兩個人的大腿,呂亦君的雞巴也被這滾燙的淫液刺激的瘋狂抖動,龜頭猛地顫了兩下,低吼一聲,精液像子彈一樣射進顧曼的子宮,然后又混合著她的淫水化成米白色的淫液,繼續向外倒灌。

  呂亦君射了大概半分鐘,“嗖”的一聲拔出半軟的雞巴,顧曼好像失去了枝條依托的浮萍,飄飄然的,一下子癱軟在地,扶著沙發大口的喘著粗氣,陰道口糊滿了銀白色的粘稠液體,紅腫的陰唇仿佛雪地里的梅花,在空氣中瑟瑟發抖,她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呂亦君緩了幾口氣,拿紙把自己的下體擦干凈,馬上蹲下來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了妻子身上,緊摟著她的肩膀,柔聲道:“曼曼,曼曼,緩好了了沒?來,老公陪你去吃飯,做了你愛吃的菜,來,不然一會涼了?!憊寺⑽⒌惱隹搜劬?,不敢看老公的眼睛,看著肩膀上老公的衣服,又聽說做了自己愛吃的飯菜,心里又幸福又害羞,她扭捏著抽了幾張紙,細聲道:“你…你先去把飯菜擺好,我…我收拾下,咱們就吃!”呂亦君微笑著回道:“曼曼,要不我幫你…收拾吧,看你都沒勁兒了?!憊寺廈σ∽磐匪檔潰骸叭ト?,誰要你幫忙,我…自己來!”

  呂亦君笑著把褲子穿好,然后去收拾飯菜碗筷,在桌子上都擺好了。顧曼把下體擦凈,到浴室簡單的沖洗了一下,然后穿好了褲子,正準備把內衣重新穿好,呂亦君喊道:“哎呀,老婆,內衣就別穿了,又不出門啦,還怕老公看呀!”顧曼羞急的把內衣放到了一邊,白了老公一眼,低罵了一聲:煩人勁!就真空著坐到了桌上,呂亦君笑著給她盛好了一碗飯,把菜又往她面前推了推,說道:“曼曼,快吃,看看老公手藝精進了沒?”顧曼感動的夾了幾口菜大大的吃了幾口,她確實餓壞了,中午忙著布置明天的一個重要行動,沒來得及吃飯,這會吃著老公做的飯又香又踏實,慢慢地,她又變成了那個精明強干的女警官,恢復了神采,她邊吃邊說道:“嗯嗯,真好吃,手藝見長??!對了,老公。你這次能呆幾天?”呂亦君也吃著,回答道:“三天,老婆,完了還要回去參加兒子幼兒班親子活動?!憊寺甏爬⒕蔚納袂樗檔潰骸靶量嗄懔?,老公,我這幾天在辦一個關鍵案子,等忙完了我申請休假,然后過去好好陪你和兒子……”

  呂亦君又給顧曼夾了幾口菜,接著說道:“沒事的,曼曼,你好好的工作,別分心,我會照顧好兒子和爸媽的,我學校的課程也不太忙?!憊寺屑さ牡愕閫?,把最后一口飯吃完,柔聲道:“我吃完了,老公,你慢慢吃,多吃點,剛才也消耗不少呢!”說完紅著臉,低頭嬌笑著。呂亦君寵溺的看了她一眼,一邊吃一邊問著:“對了,曼曼,你說這幾天有關鍵案子,那是不是都要加班,不按時回來了?”顧曼點頭道:“嗯嗯,我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要確保萬無一失,制定詳細的計劃,任務很繁重。老公你照顧好自己,回來前提前給你電話呢?!甭酪嗑畔巒?,牢騷著說:“聽你說上個月不是剛破獲一個大案么,怎么又來,A市怎么有這么多大案??!”顧曼調皮的斜眼望著丈夫,輕輕地撅了下嘴,呂亦君恍然大悟似的拍著自己的嘴,連忙道歉道:“對不起,老婆,你看我又忘了你的‘家規’了,該打,絕對不能過問老婆的工作內容!”顧曼笑著回道:“這才是乖老公呢,老公要理解的,這不僅是為了保密,更是為了?;つ?、兒子還有父母,不能讓你們面對危險……來,老公,我來收拾洗碗!”呂亦君把剛要站起來的顧曼按在了椅子上,故作命令的語氣道:“坐下!誰讓你洗碗了,笨手笨腳的,把碗打壞了怎么辦!以后有我在你就給我好好坐著,這是我的‘家規’,聽到沒!”顧曼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嬌聲道:“好好,遵命,老公,你洗碗,一會老婆給你揉肩!”

  呂亦君把飯菜收拾到廚房,開始洗碗,他一邊洗著一邊望著椅子上的妻子,顧曼稍微挪動了下身子,襯衣里乳房俏皮的抖了兩下,低腰牛仔褲又往下蹭了下,性感的臀溝正對著呂亦君,常年的警察生活和嚴格訓練讓顧曼很好的維持了身材,堅挺的乳房、挺翹的屁股和沒有任何贅肉的腰,完全沒有一般三十多歲少婦的臃腫,配上她一米六八的身高和修長結識的雙腿,根本不輸二十幾歲的模特,平時穿著寬松的警服不顯,此時卻明晃晃的展現在呂亦君面前,他滿足的笑著,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夕陽的最后一點余輝打在她的臉上,一點點憔悴和眼角微微的皺紋,都沒有遮掩她的美麗,圓圓地臉蛋上掛著淺淺的酒窩,干練的短發滑在一邊,處處散發著成熟少婦的魅力,八年前的明麗少女,經過歲月的風塵考驗,經過工作的打磨洗禮,非但沒有枯萎衰老,反而愈發的凝聚成一種讓人癡醉的高貴柔媚的氣質,既想讓人仰望,又想讓人“欺負”……顧曼回過頭望見呂亦君對著自己笑,不解的問道:“笑啥呢,老公?”呂亦君剛才一肚子的思緒不知如何說起,想了兩秒,故意盯著她露在外面的乳房,調笑著道:“老婆,你身材真好!”顧曼順著老公的目光看過來,“呀”的一聲,霎時羞紅了臉,慌忙系著襯衣的口子,嬌聲罵著:“流氓!煩死人啦!”然后轉過身去,擺弄著手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