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绝地求生官网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精液滿妻身
精液滿妻身

绝地求生武器:精液滿妻身

和老婆結婚是因為未婚先孕,結果這事被雙方家長知道了,無奈只能草草準備了婚禮,結束了自己的單身生活。

  那年我剛剛25歲。

  由于懷孕,對肚子里的小寶寶有些顧忌,期間嘗試過幾次夫妻生活都不是太滿意,后來久而久之就干脆放棄了。

  老婆的身材還算不錯,個子有170,人比較瘦,一雙大長腿也是曾經吸引我的原因,唯一的缺點就是胸比較小,不過后期我也不是太在意了,因為,我的注意力已經在別的地方了。

  ……

  老婆有一個妹妹,名叫小凡,是她姑姑家的女兒,比我?。鄧?,模樣十分標志,當時剛滿二十歲,渾身洋溢的青春的氣息。尤其是胸前那對大奶,著實令人眼前一亮。

  不過當時也沒有別的想法,只是單純欣賞而已。

  事情發生在婚后,由于老婆一直都對蜜月旅行十分在意,她非常擔心生完孩子就沒有機會出去玩了,在度過三個月的危險期后,死纏爛打,終于說通了她媽,也就是我的岳母同意了我們的蜜月行。

  不過前提條件是帶著小凡一起,說什么有個女人一起好照應,我自然是不會拒絕,反正不能做愛,多一個美女電燈泡也沒什么。

  就這樣,我和老婆帶著小姨子報了一個旅行團,坐上了前往馬爾代夫的飛機。

  ……

  在我們的要求下,旅行團給我們安排了一個標準間,兩張床,我和老婆睡一張床,小凡睡另外一張。

  下了飛機,一行人坐著大巴來到酒店已經是傍晚了,導游說讓我們自由活動,明天才正式開始行程。

  這里還要多啰嗦一下關于小凡的一些事,小凡父母都是普通的工廠工人,家庭條件很一般。而且她本身也沒什么頭腦,上了一個十分垃圾的大專,等著畢業回老家找一份安穩的工作,如此而已。

  就連這次的旅行費用都是我全包的,雖然心中有些不快,但畢竟是自家人,嘴上也沒多說什么。也是因此,獲得小凡不少的好感,平時總是一口一個姐夫的叫,逢人便說,以后要是她的對象有姐夫一半就知足了。我也只是笑笑不說話。

  放下行李,休息了一會,老婆提議要出去轉轉,順便找家餐廳把晚飯解決了。

  吃飯沒什么好說的,我這個人平時喜歡喝兩口酒,這點老婆是知道的,但是由于懷孕,老婆沒辦法陪我,就只能讓小凡代勞了,不然一個人喝酒的確沒勁,大家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也不想掃興。

  小凡酒量明顯不行,兩杯紅酒下肚,臉上就已經泛起了紅暈。

  回到酒店已經接近10點了,三個人輪流洗澡,老婆第一個進去。

  浴室的玻璃是磨砂的,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隔著玻璃,那若影若現的肌膚,蒸騰的水汽,無疑散發著曖昧的氣息。

  我和小姨子有些尷尬的坐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時不時的瞄一眼老婆洗澡的倩影。這一點,小凡也都看著眼里,眼神里透著害羞和絲絲笑意。

  「姐夫,你在看什么呢?」小凡笑嘻嘻的說道。

  「啊……沒什么,你姐洗澡也太長時間了吧,她懷孕了是不是不太好啊?!刮頁⑹宰蘋疤?,由于很長時間沒做愛了,僅僅是看到老婆洗澡的背影,就已經硬了。

  「這哪算時間長啊,才十分鐘而已,要知道女人洗澡半小時是起步哦……」小凡雙手向后撐在床上,歪著頭說道。

  「哈哈,是這樣嗎……」我打著哈哈,看著半躺在床上的小姨子,心中不禁有些蕩漾。

  由于馬爾代夫是熱帶島嶼,小凡穿的是比較清涼的吊帶上衣,飽滿的胸部把衣服撐得鼓鼓的,雪白的北半球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

  這種穿著如果是在家里,肯定有些不合適,但女人的確是個奇怪的動物,來到這個旅游勝地,看到遍地都是身穿泳裝,甚至比基尼的女人,她們也就認為沒什么了,甚至下意識的還想和她們比比身材。

  看到如此誘人的場景,我不禁吞了口口水,下體更加堅硬了。

  小凡也似乎有些察覺到我的目光,偷偷的在我身上瞄了一眼,然而出奇的,她并沒有露出反感的表情,裝出一副什么都沒有發生的樣子,雙臂一松,直接倒在了床上。乳房隨著身體不停的抖動,我的心也跟著顫了顫。

  房間的氣氛瞬間曖昧了起來,我們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小凡躺在床上閉著眼,仿佛在閉目養神,而我則是在一旁貪婪的盯著她的乳房。唯有衛生間傳來的陣陣水聲證明了時間還在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我只知道自己的老二已經快要硬到爆炸,這時候,衛生間傳來開門的聲音。

  「姐,你洗澡好慢哦,我和姐夫等的無聊死了?!共恢裁詞焙?,小凡已經睜開眼睛,重新坐了起來,笑瞇瞇的和老婆撒嬌道,同時眼神看向我。

  「切,平時不是最喜歡粘著你姐夫了嗎?這時候覺得無聊了?」老婆笑著促狹道。

  「嘻嘻,有嗎……不說這個啦,渾身黏糊糊的,我要去洗澡咯?!剮》慚劬Φ瘟饕蛔?,抱起換洗衣服一溜煙的跑進了衛生間。

  門關上后,老婆用一種十分耐人尋味的眼神看向我,把我看得有些心虛,不過好在我并沒有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目光十分堅定的迎了上去。

  「是不是在胡思亂想???」老婆嘴角上揚,神秘兮兮的說道。

  「???想什么?」我有些沒反應過來。

  「那得問問它了……」老婆努了努嘴,一幅又好氣又好笑的模樣。

  我順著她的目光,低頭一看,嚯,好嘛,這帳篷搭的有些大??!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小姨子的奶子上了,這下完了,被發現了!

  不過看著老婆的表情,她好像并沒有生氣,是我多想了嗎?

  「額……好久沒做了,你懂的……而且浴室的玻璃是磨砂的,不知不覺就這樣了?!刮易昂康乃檔?。

  老婆聽完,露出了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同時又佯裝怒道:「難怪剛才小凡臉紅紅的,看來是被某個色狼嚇著了!」

  老婆一提小姨子,我更是一個激靈,雞巴也跟著跳了一下。眼睛偷偷瞄了一眼浴室,由于玻璃上已經布滿了水汽,除了肌膚的輪廓和顏色,幾乎什么都看不清了。

  「色狼?這只是在欣賞老婆身材的自然反應而已,難道你希望我看到裸體都沒有感覺嗎?」

  「那可不行!」老婆一聽有些急了,這些日子我們幾乎沒有好好恩愛過,心中難免有些擔心,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提醒過她,說女人懷孕期間男人最容易出去偷腥!

  「看到你老婆硬是應該的!否則……」后面的話她沒有說,相信也是怕說出來不好。

  這時候我已經硬的不行了,小姨子又在另一個房間內洗澡,我頓時心中有個邪惡的念頭冒了出來。

  一把將自己的短褲退了下去,瞬間肉棒像是彈簧一樣跳了出來,末了還像是在示威一樣在空中不停的揮舞。

  老婆被我這個舉動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浴室,「你瘋啦!小凡還在呢!快收起來,像什么樣子!」

  這時候我已經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準備,不依不饒的說道:「我不管,已經硬的快要爆炸了!小凡洗澡起碼得半小時,你撩的火,你要負責解決!」老婆面露難色,有些猶豫的說道:「你想怎么解決?」我一看老婆的反應,明白應該有戲,語氣十分強硬的說了一個字:「咬?!埂敢??」老婆下意識的重復了一遍,隨后立刻反應過來了,小臉頓時紅了一片。

  老婆這個人平時十分保守,我們做愛也沒什么花樣,口交這種事,雖然嘗試過,但根據老婆說,她不喜歡那種感覺,會讓她覺得自己特別淫蕩。

  看見老婆內心仍在掙扎,我知道這時候還需要再加把力,不過不能再強硬了,我裝作十分失望的嘆了口氣,失望的說道:「我也知道這時候讓你做這個有些不好,但我們難得的蜜月之行,卻不能親熱……」這時候,還沒待我的戲演完,老婆就已經用手指堵住了我的嘴唇,腹下身在我耳邊輕輕的說道:「真難你沒辦法……到時候別忍,咱們得速戰速決……」我一聽,頓時喜出望外,急忙挺了挺下身,將肉棒送到了老婆的面前。

  老婆仍然有些擔心的回頭看了看浴室,像是下定決心般,從床上拿過一個枕頭放在了地下,跪在了上面。

  紅唇輕啟,一口含住了我的龜頭。

  「嘶--」久違的快感,讓我不禁發出了呻吟。

  老婆吐出肉棒皺著眉頭,輕輕拍打了一下,嗔道:「小聲點,別讓小凡聽到了?!?br />
  我咧嘴一笑,示意知道了,同時雙手按在了老婆的頭上……不知道是氣氛使然,還是因為旅行,今天的老婆十分熱情,比之前做的好上不少,完全沒有了齒感,舌頭還不停的在龜頭上攪動,搞得我陣酥麻,差點就繳械投降。

  強提了一口氣,我抽出肉棒,示意老婆舔舔下面的蛋蛋,難得的口舌服務,我可不想這么早結束。

  老婆在胯下白了我一眼,出奇的沒有作聲,而是張開了嘴巴,一口含住了我的蛋蛋。

  胯下濕熱的快感,居高臨下的征服感,這是每一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

  老婆專心的服務,我也沒有閑著,握住肉棒,輕輕的在老婆的臉上拍打,老婆始終閉著眼,既沒有呵斥我,反而露出一種十分享受的表情。

  操!管不了那么多啦!

  將肉棒重新插入老婆的嘴巴里,雙手固定住她的頭部,前后的聳動腰部,簡直就像是在操逼一樣。

  老婆也知道我感覺來了,強忍著吐意,忍受著我的抽插,嘴角的口水順著脖子留了下來。

  與此同時,我的眼睛一刻都沒離開過浴室那邊,腦海中不停的幻想著此時在我身下的就是小凡,那雪白的乳房,仿佛就在我的眼前!

  老婆似乎也發現了我的目光所向,但在關鍵之時,她也不好發作,只能更加賣力的吸吮著我的肉棒,讓我快點射出來。

  「嘶----太舒服了,老婆你好棒!」在我發泄獸欲之際,還不忘鼓勵老婆,讓她知道自己的努力是回報的。

  老婆的嘴巴被我的肉棒堵得嚴嚴實實的,說不出話,只能發出嗚嗚的低吟,「老婆,我快要射了!射進嘴巴里好嗎?!」

  快感如波濤一般來襲,此時的已經在崩潰的邊界點。

  老婆翻著白眼,眼睛里流出了些許淚水,有些瘋狂的點了點頭。

  我如蒙大赦,加大了聳動的力度,精關一松,積攢了幾個月的濃濃精液如數射進了老婆的嘴里。

  由于量太大,奶白色的精液從老婆的嘴角溢出,顯得淫靡至極。

  「咳咳……」

  抽出肉棒后,老婆發出劇烈的咳嗽,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結果半數的精液都被這一口吞進了肚子里。

  一時間我也有些不知所措,這才會想到剛才的所作所為似乎有點過分了,平時的我可不會這么對待她。這下完了!肯定要生氣了!

  然而,當我低下頭,我卻發現了一雙幽怨的眼神,眼淚汪汪,嘴角留著精液正可憐兮兮的看著我……

  我一瞬間懵了……這是怎么回事?

  平時一本正經,做什么事都很強勢的老婆呢?

  難道我無意間發現了她的另一面不成?

  不過,小凡并沒有留給我多少時間考慮,衛生間傳來的窸窸窣窣的穿衣聲,嚇了我們一跳。

  我連忙提起褲子,并且將老婆扶起來,收拾戰場。

  紙巾,紙巾!

  地攤上的精液必須擦干凈,當我將一系列的善后工作做完時,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我老婆的臉上,還有脖子上全都是精液。

  然而這時候,浴室已經傳來了開門聲。

  「剛才我好像聽到有人咳嗽了,姐姐你不舒服嗎?」小凡穿著自己帶來的絲質浴衣,拿著毛巾擦拭著頭上的水滴。

  「沒……沒有啊?!刮一琶Υ鸕?,同時緊張的看向一旁的老婆。

  然而讓我驚訝的是,老婆已經換上了原來的面孔,一本正經的坐在那里,冷靜的說道:「話說,你洗澡也不比我快多少啊,你姐夫都等著急了!」「哦哦,是的,今天出了一身汗?!刮壹泵τ?,彎著腰跑進了浴室,生怕小凡看出什么異樣。

  就在進浴室的瞬間,我下意識的回頭瞟了一眼,分明看見了老婆用舌頭舔去了嘴角的精液,然后朝著我眨了眨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