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绝地求生官网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酣暢的偷情性愛
酣暢的偷情性愛

绝地求生官网购买账号:酣暢的偷情性愛

莉莎坐在這家約定的小旅館房間里已經十分多鐘了,忽然門鎖響了起來,莉莎緊張的站起來,一個陌生的年輕男人手里提著購物袋走進了房間,到了莉莎的身邊抓起了莉莎的手,莉莎想開口說話,但是。

  「噓…,我是亨利,你不用說什么,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我希望你能夠放輕松?!?br />
  亨利一面以手指點著莉莎的嘴示意莉莎別說話,一面輕聲說著。

  莉莎只覺得原先因為緊張而熄滅的欲火就在這一瞬間又開始燃燒了起來,莉莎根本沒有時間去想,因為亨利已經從購物袋里取出了一條布巾蒙住了莉莎的雙眼,莉莎因為眼睛看不到而感到緊張,卻也因為看不到而更感覺敏感與刺激。

  亨利輕輕著抓起了莉莎的雙手用另一條長絲巾綁了起來,莉莎的嘴動了動但是沒有出聲,亨利可以感覺到莉莎的身軀輕微的在顫抖,亨利貼上了莉莎的身子輕輕的擁抱著莉莎,嘴唇從莉莎的額頭開始輕吻,像鳥兒啄食一樣的慢慢的吻到眼睛,然后鼻子,然后臉頰,然后耳朵,然后脖子。

  莉莎在黑暗中讓亨利捆起了雙手,莉莎想停止這種令她開始感到害怕的動作,可是她沒有,莉莎很訝異自己心里對接下來的未知竟然充滿強烈的期盼,她感受到亨利從她臉上到脖子上的情挑,心里十分肯定她自己沒有出聲是正確的選擇,莉莎只覺得亨利在耳朵和脖子上不停的挑弄,又感覺到亨利強壯的手臂將她抱起來轉了大約一個圈,然后向莉莎的身后走去,然后停下來。

  「我想與你分享一些新的嘗試,你愿意嗎?」亨利在莉莎的耳邊吹著氣說。

  莉莎輕輕的點了頭,然后就覺得手被亨利向上拉起來不知道掛在什么地方,莉莎只覺得亨利離開了她的身邊像是在調整什么,她覺得自己被向上不斷的拉起來,直到整個身體直挺挺的站著為止。

  莉莎感到亨利又重新的回到了她身邊,她覺得亨利在拉著她的裙擺,然后一個冰冷的物體靠在了她的大腿上然后向上一點一點的推動著,她不知道亨利要做什么,不過這樣的新鮮刺激開始沖激著她的大腦,她忽然希望那冰冷的感覺能夠持續這樣走遍她的全身。

  那個冰冷物體開始向她的大腿內側蠕動,莉莎忽然感到那物體每蠕動一下她的大腿束縛就少了一分,她省悟亨利是在用剪刀剪她緊窄的裙子。

  莉莎無法出聲制止,因為莉莎在剪刀每次推進的時候都必須不斷的倒吸一口氣來平衡自己的欲火,她現在只希望那剪刀能快點讓她雙腿的束縛完全解開,莉莎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小腹是這樣的敏感,就連剪刀刀背隔著內褲的劃過與蠕動都會讓她的小腹肌肉不自主的痙攣著向內收縮、她的雙腿已經沒有了束縛,但是依然緊緊的夾著并且配合著剪刀的滑動扭動著。

  亨利十分清楚莉莎其實已經到達即將高潮的邊緣了,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這個女人會以什么樣的方式來反映她壓抑已久的性欲。無疑的,亨利是個善于對付女人的高手,他對女人有敏銳的觀察力,而上天也賦予了他傲人的雄厚本錢,亨利以此為生,他的手握著剪刀,慢慢的一刀刀的剪著女人的裙子,一面觀察著女人的反應。

  對莉莎而言,現在身體的敏感度是她從未經歷過的,她很希望亨利快點完成他現在的工作然后進入下一個階段,但是莎利又很矛盾的希望這樣的感覺可以持續下去,因為她感到自己竟然不斷的在高潮來臨的邊緣來回游走著但是就是無法順利的達到,她很享受這種感覺但是又希望快一點達到。

  莉莎忽然感到屁股一涼,接著她就感到亨利拉著她襯衫的下沿很快的向上裁割著襯衫,完全沒有碰到莉莎的身體,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莉莎就已經感到自己的胸前已經敞開了。

  可是隨即莉莎就發現剪刀的刀尖不是很用力的抵在她的喉嚨上,慢慢的向下拖動。隨著刀尖的滑動,莉莎不停的向內吸著氣,直到刀尖離開她的身體。一刀一刀的,莉莎反復吸著氣,忽然莉莎發覺刀尖停在她的肋骨旁,她知道這是準備解放她被束縛的乳房的時候了。

  女人的胸罩是C罩杯,但乳房的實際尺寸顯然應該是D罩杯,亨利判斷著,亨利對這種情形并不少見,只是要做接下來的事會需要比較高的技巧。

  莉莎覺得左邊的乳房有一點痛,是那種刀背與乳房皮膚摩擦造成的痛,但是這卻不能遮掩刀尖若有若無的與乳尖接觸所傳來的快感,這種緩慢的進度已經讓莉莎開始要失去等待的耐性了,因為她已經在臨界的邊緣徘徊的夠久了,她現在希望這樣的挑逗快點結束。

  其實這整個過程所用去的時間并不多,正當莉莎覺得兩個乳房都被釋放的時候,冷不防的從乳尖上傳來被啃咬的快感,她終于無法再忍耐的釋放出了積壓了兩天沒有達到的高潮。

  亨利也注意到了,因為這時的女人兩腿緊緊的夾著,屁股一前一后的反復顫抖著,女人并沒有發出預期的淫叫而是緊閉著嘴粗重的深呼吸著,而胸部不停的向亨利挺來。

  莉莎只覺得這高潮來的如此突然,她不想要停止現在的感覺,她用它現在能夠做到的最有效的方式想要持續著這樣的感覺,但是亨利竟然放開了她,她終于忍不住的哭喊著:「不要…嗚…求求你不要學我丈夫一樣突然不管我的感覺啊…哦…」

  莉莎難過的嚎啕大哭,但是隨即便發覺亨利握住了自己的腰,而在股間一個滾燙的異物向她的陰戶探索前進著,她急切的挺起臀配合著這異物的探索。

  「哦…天??!」莉莎讓這異物進入的一剎那發出了無法遏止的嘆息。

  莉莎的陰道早已充分的潮濕了,她有被撕裂的痛楚感,可是那抵不過從她陰道傳達到她大腦中高潮得以持續的麻痹感,她只想要亨利無情而持續的抽插。

  莉莎在法爾那里從來沒有體味過從背后進入的感覺,她從來沒有想到過從背后進入能使她不自覺的開始發出如野獸般的淫叫聲。亨利沉下了身子雙手抬起了莉莎的雙腳,使得莉莎變成一個雙腳一左一右向外打開讓亨利抬著,而雙手及上半身卻吊掛在上面的姿勢,莉莎剛想提出抗議就發現亨利的巨陽又已進入了自己的陰戶。

  莉莎狂亂了起來,借著雙手雙腳支撐著的力量自己上下的動了起來,她的高潮一直斷斷續續的進行著,而且一次比一次讓她更瘋狂,無法停止的感覺讓她不斷的想要讓亨利的陽具更深入的探索她自己還沒發覺的深處快感。

  莉莎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她已經開始喜歡上黑暗中的快感了,不過這還阻止不了莉莎尋求持續高潮的動作,同時她藉由逐漸恢復的視覺開始看著周圍,首先映入她眼簾的就是一個男人從背后抱著一個女人雙腿,而那個不斷上下晃動的女人上身白色衣衫是一條條的,還露出了兩只不算小的乳房,隱約中胸罩是橫在乳房上的,莉莎在驚訝中醒悟過來那是一面鏡子。

  莉莎看著鏡中的自己,原先盤起的頭發已經披散了,被剪成條狀的上衣零散的掛在身上隨著自己的動作飄動,乳房被壓在已剪開但是未剪斷的胸罩下,而乳暈和乳尖以自己從未見過的樣子膨脹,自己的陰戶正被一條巨大陽具進進出出的翻絞著,而翻絞的力量卻是出自于自己的活動。

  莉莎再仔細看一下自己的陰戶,更發現在陽具周圍的地方也布滿了白色的泡沫狀液體,這些液體延流到自己屁股的最下方,似乎是一滴滴的要滴下去,莉莎心里沒有其它的想法,只是奇怪的一直看著鏡中自己的表情,那表情是說不出的淫媚,莉莎比較著自己和那天看到的黛絲,總覺得自己比黛絲更淫。

  亨利覺得這女人對高潮的需索是驚人的,他知道要想征服懷中的女人非得要卯盡全力不可,而卯盡全力后他有自信可以從這女人的身上獲得更多而不僅限于交歡的費用,想到這里亨利抽出了分身把女人放到地上,解開了她捆綁著的雙手將女人抱起走回床上。

  莉莎看著壓在身上的亨利只覺得他的溫柔,她的高潮還未退也知道亨利還未到達,她感到亨利又開始慢慢的進入了她,正當她以為亨利已經到達她的最底部的時候卻從自己的體內傳來令一波新的信息,那是她從未體驗過的但是卻是舒服的令她發狂的信息,信息傳來的地方是在她以為是底部的更深處。

  而最強烈的信息是那深處的底端,她現在清楚的知道那才是她的最底部,因為每次亨利深入的時候她都有被撞擊的感覺,那不是恥骨的相撞,而是明顯的底部撞擊,因為每次的撞擊都是一次向更高的高潮推進的動力。

  莉莎開始無所適從的抓著枕頭,亨利每次的推進都讓莉莎感到心臟像是要從口里跳出來一般,而每次的后退卻又將心臟抓回然后又由大小陰唇引發下身的震動,而在這兩者之間的過程是平衡兩者差異的舒適的摩擦,這種摩擦能夠讓莉莎滿足也讓莉莎覺得酸軟,她不知道希望哪種感覺多一些,她希望的是三種感覺同時來,但是她更知道這三種感覺同時來她一定會瘋掉。

  亨利知道身下的婦人已經快要進入真正的瘋狂了,亨利用的是深入淺出的緩進方式,他一般用這方式來帶動女人的情欲,他發覺身下的婦人身上有太多的未開發部位值得他去征服,在身下的婦人開始發出無意義的淫浪囈語時,亨利開始加快了速度,不過仍然用深入淺出的方式。

  莉莎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大聲淫叫,她只感覺這三種感覺越來越靠近,這正是她想要的,隨著三種感覺越靠近,莉莎的眼前就越黑,她努力的配合著想要使三種感覺融合,但是眼前越來越黑,使她有暈眩的感覺。突然她眼前全黑了,就在全黑的同時,莉莎知道自己成功的融合了三種感覺,那是美妙的、她眼前迸出了煙火般的多彩火星,莉莎感到幸福的全身暖烘烘的。

  亨利以極快的速度攻擊著身下的婦人,他知道身下的婦人已經得到了她想要的,婦人緊繃的身子挺得筆直、頭無意識的左右擺動、雙手緊緊的抓著枕頭、嘴里喃喃的咿咿啊啊,而陰道卻強而有力的收縮放松。亨利停止抽送,極力的忍住了射在婦人最深處的沖動。

  莉莎雙手雙腳死死的扣住亨利,喘著粗氣,身體不斷的發著汗,亨利也趴在莉莎的身上喘著,這對亨利來說無疑也是極辛苦的一次考驗,對他而言這婦人不同于其它的淫婦人如黛絲之流,那些女人事實上只要有人能滿足她基本上是不挑對象的,亨利等到身下的女人緩緩的蘇醒后,才慢慢的在她耳邊說:「高貴的夫人,我現在還不知道您的名字?!?br />
  「莉莎?!估蟶緩靡饉嫉乃?。

  「我可以這樣叫你嗎?莉莎?!?br />
  「當然?!?br />
  莉莎為亨利的分身還在身體里沒有消軟的趨勢感到驚訝,她想動一動,可是一動就立即從那深處傳出令她全身酸軟的舒適感,她現在消受不了但是也許等一會兒可以,莉莎貪婪的想著。

  亨利又開始在莉莎身上活動了,不過只是輕輕的抵磨著莉莎的最深處,莉莎無力抗拒這令人渾身發軟的舒適感。

  「不要…不要…亨利,」莉莎說著,「你讓我…休息一…下?!購嗬揮型V顧幕疃?,持續的磨著莉莎的底端,莉莎讓亨利越磨越來勁,不一會兒就重新燃起了欲望,開始響應著亨利的動作。

  「莉莎寶貝,你能為我做一件事嗎?」

  「什么事?」

  「我想要你到我上面來?!購嗬底?。

  「好,可是我不會做呢!」

  「沒關系,我會告訴你如何做?!?br />
  說完,亨利抱著莉莎在床上一翻,把莉莎翻到了上面。

  「現在,你可以先用讓你覺得最愉快的方法自己做做看?!估蟶靜恢澇躚霾嘔嵊淇?,她只是趴在亨利的身上胡亂的搖晃著。

  「這樣你愉快嗎?寶貝?!?br />
  「我不知道,但是我在試?!?br />
  「你可以試試蹲著,然后從我的龜頭淺淺的進出開始?!估蟶榔鵠詞宰?,對第一次嘗試這樣做的的女人而言莉莎無疑的很快就掌握了訣竅,雖然有點費力,但是莉莎發覺這樣做很可以享受龜頭邊緣刮著她大小陰唇的刺激感,亨利握住莉莎的雙乳作為支撐及控制莉莎的力量。

  雖然覺得陰道口有疼痛的感覺,但是莉莎就是無法抗拒這種充實而完整的快感,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陰戶,發覺自己的陰戶是腫脹著的,大小陰唇也腫的像是兩對并排的水蛭,隨著自己讓亨利的龜頭進出跟隨著向里或向外翻絞,每一次她讓亨利的陰莖完整的退出自己的陰戶時,都會帶出充沛的泡沫狀液體順著陰莖向下緩緩的淌流到陰莖的根部。

  莉莎有趣的玩味著自己的快感,隨著快感的增加她也逐漸的增加了進入的深度。亨利用手示意莉莎采用背對著他的方式,莉莎順從的轉過身子但是換成了以膝蓋做支撐的方式繼續著她玩味快感的游戲。

  快感的增加速度極快,莉莎很快的就開始學著亨利全進全出的應付自己即將要到臨的高潮,不過她發覺自己的深度似乎不足以滿足亨利,特別是用這種背對著亨利的姿勢,莉莎開始想盡辦法要使亨利完全進入自己里面,她發現在亨利到達自己最深處時,只要自己的腰繞個圈子就幾乎能讓亨利完完全全的進入自己的里面了,同時這樣繞圈雖然會使莉莎自己覺得渾身酸軟,但似乎更可以使自己的欲望得到完全的滿足。

  對亨利來說莉莎的欲望似乎沒有滿足的時候,但是另一方面,棋逢敵手將遇良材卻是何等的愉快??!

  亨利決定不管會不會弄傷這女人他都要一次把這女人收服,亨利起身讓女人跪著,然后開始從九淺一深到提壺灌頂,一樣樣的在莉莎身上套用著。他看著莉莎由清醒著淫叫到陷入瘋狂的狂喊,直到失神的軟癱在床上抽搐。

  對莉莎而言,她感到像是被卷入了大海中,只知道無數大小不同的高潮一波波的不斷向她襲卷而來。

  當兩人第二天早上醒來時,已經是早上快9點的時候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