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绝地求生官网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淫婦美妖
淫婦美妖

AWM绝地求生狙击枪:淫婦美妖

從美夢中醒來,懶懶的伸個懶腰,活動了下四肢,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山洞 中四處一片黑摸摸的,只有從鐘乳石上滴下的水滴才顯示出這是個廣闊的洞府。
   「呋……」從她的嘴里吹出一口氣,掛在山壁上的小燈居然一盞盞亮起來, 洞內居然有了燈光。

   她對著就在自己身邊的水潭開始梳洗起來,黯淡的燈光下露出張無比艷麗的 臉蛋,黑黝黝的雙眸射出勾人心魄的光芒,濕漉漉的舌頭舔了舔圓潤的嘴唇,細 長的雙臂挽起了發髻。隨后,勾起了旁邊的一條長筒絲襪穿了起來。

   此時,她的嘴角冷哼一聲,想起了兩三年前……

  那時候在離洞數里的地方發現一處溫泉,當時就跳進去泡澡,不多時,跑來 了8個女妖,脫的赤條條也跳進來泡澡,她一眼就看出了對方的本相,8只大蜘 蛛,她不動聲色,依舊不緊不慢的泡著,對方倒是很熱情,慢慢游過來,一個個 噓寒問暖,漸漸將他圍在了中間,其中有一個女妖最為過分,直接從后背抱住她, 兩只腳還摟在她身上,身子一上一下的摩擦起來,嘴貼著她的耳朵吹氣,還不斷 的瞎叫喚:好姐姐,好姐姐……

  她愈發警覺,血紅鋒利的指甲已經長了出來,但是臉上不但不表露出來,還 轉過身,張開雙臂摟住對方,突然伸出舌頭在對方的臉上狠狠舔了一下,嘗嘗味 道還不錯,就把嘴狠狠親上對方的唇,舌頭就往對方口腔里使勁擠。同時下半身 抽出一條腿,和對方的大腿狠狠攪在了一起。

   這下,對方數人都大吃一驚,尤其是之前貼著她的女妖十分驚訝,無奈她實 在摟的緊,掙脫不得,舌頭又在自己嘴里游來游去,使不出力氣,只好暗暗行法, 肚臍眼大張,,一團團絲線噴射出來,周圍女妖見狀,也不猶豫,齊齊把肚臍眼 對準她開始射出蛛絲,當時光華四射,異彩紛呈,一瞬間就把她頭部以下粘了個 遍,之前和她親嘴的女妖此時才掙脫開她,退了一步,狠狠抹了下嘴,然后嘴張 開,只見嘴中逐漸長出了兩根黑黑的尖牙,此時女妖嘴角一笑,猛的朝她撲去… …

  就聽得「刺啦啦」一陣大響,緊接著一個大耳光狠狠抽在女妖的臉上,只見 女妖在空中翻滾著摔出兩丈遠,半邊臉都被打得爛了。

   然后就見她雙手亂揮一陣,血紅色長指甲鋒利如刀,身上的絲直接被撕爛,?。父讎從制志?,紛紛長出大牙,一起朝她撲過去,她冷笑一聲,暗念法 決,肌肉暴漲,長指甲劇烈伸長,雙手一揮,「哄……」8只女妖齊齊被打飛到 岸上,半天爬不起來。

   「哼!如不是以前呆在雷音寺聞經,消去了身上大半戾氣,剛剛硬收了大半 法決,爾等八妖早被撕爛!」

   但,妖就是妖,豈是那么好感化的,她邁步款款走到之前抱著她的女妖身邊, 彎下身來,兩腿叉開騎在了女妖的肚子上,雙手按住女妖的手,對著女妖的臉端 詳一陣,猛然親在女妖的嘴上,女妖大駭,使勁掙扎,卻無法掙脫她的摟抱,周 圍其余7個女妖驚駭莫名,卻都受了重傷,動彈不得,仔細看去,就見得她居然 開始使勁咬女妖的嘴,鮮血不斷從女妖嘴中濺出。

   「啊————」只見她從女妖的牙根處把黑色的大牙咬斷一只,然后使勁咀 嚼,再吐出殘渣,像吃甘蔗一般,然后又開始「親吻」另一側的大牙,一陣鮮血 飛濺,女妖已經沒力氣掙扎了,這時候,她「親吻」上了女妖的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她爬了起來,地上的女妖尸體,只剩下了軀干,頭已經不見 了,其余7個女妖已經嚇得不行了,卻舊傷未愈,沒有力氣逃跑,也絕對跑不掉, 只見她走到這些女妖當中,抬起下巴,就說了一句話:要想活命,拿東西換!
   于是,女妖們供奉了她大把的財貨和寶貝,其中最讓她喜歡的便是那蜘蛛絲 織成的長襪,柔韌舒適,剛好拉到她的大腿陰部,外面看過去絲滑柔順,確實是 誘惑無比,而且數雙還有不同的顏色。

   外加上一大堆蜘蛛精們織成的衣物,將來勾引男人血食的話方便很多……
  回到洞中的場景,只見她已經傲慢地站起來,冷冷地甩掉白紗披風,悄立在 骷髏頭地板上,露出玉體上異常性感的服裝。緊身發亮的連褲絲襪的上面是那平 坦的腹部,腹部中的肚臍上釘著一個鉆石小骷髏,上面緊裹著露臍人皮皮衣。對 著湖面上的投影她非常滿意,一陣妖風平地而起,去洞外找尋食物去也。

   這一日,她遠遠看見四人從東邊來,為首一個白白胖胖,騎著白馬,她自然 知道誰來了,馬上把自己打扮成村婦,吊在樹上,可笑雖然那個毛臉雷公嘴的和 尚對她百般堤防,她一句:見死不救,取什么經。直接把那大和尚擠兌得滿臉通 紅,還把自己的白馬讓給她騎。行了數里,來到了一座廟前:鎮海寺!

   雖然不知道那大和尚和寺廟里的喇嘛扯什么經文,但是,那個喇嘛管事的找 來一個肥頭大耳的小喇嘛來給她安排住處。

      

   天色漸漸擦黑,胖喇嘛和她一前一后地走著,寺廟不小,轉角和階梯倒是不 少,每到一個轉角或者臺階,那胖喇嘛總會轉過身來,笑著說:「女施主,當心 腳下?!谷緩罅街恍⊙劬Φ醬β頤?,她道行倒是頗深,豈會看不出那胖子在看什 么,不就在看她的腳么,不過她裝扮成村婦,穿著身粗布寬裙。腳上穿著繡鞋, 偶爾幾下才能露出來,想到此處,便有了計較,不多時,便來到客房外,是個大 殿,胖子打開門鎖,跨過高高的門檻先走了進去,她嘴角一笑,食指指甲在裙子 上輕輕一劃,腳在裙子內側一勾,過門檻的時候,突然「哎呀」一聲,整個身子 向前撲了出去,那胖子還以為她行走不便,摔倒了,趕忙一扶,她便順勢一靠, 整個搭在胖子身上,只聽得「刺啦」

   一聲,裙子裂開一條大縫,居然一直從腳底裂到了臀部,此時胖子已經扶穩 了她:「女施主當心,莫要摔了,此處地滑,可有什么磕磕碰碰的?」手卻不老 實的在她身上抓了一把,她心中暗罵,面上卻低下了頭,「多謝和尚哥哥關心, 不礙事」,那胖子倒是沒想到這女子被占如此便宜還不著惱,楞了下,猛然看見 裙子開叉了,內里卻穿了白褲子,等等,不對,這哪里是什么白褲子,這,這, 這分明是襪子,一直連到大腿上,還有,這襪子端的怪異,薄而緊致,緊緊的貼 著腿上,襪子內的皮膚若隱若現,從大腿到腳踝,若隱若現,真真是比大白腿還 要有味道,更是不知,那藏在繡鞋里的玉足,穿了這種襪子,該是個什么景色, 胖子腦袋此時已經是飛速轉動:若是能把這雙穿了怪異襪子的腿與腳放在自己手 里把玩一番,當真是給他個住持位置也不換……

  正尋思間,她嬌喊一聲:「和尚哥哥,可有什么吩咐?」「哦,哦,與我來?!埂∨腫勇源限?,引她進了臥房,短短幾步路,當真是一步三回頭,眼睛都離不開 她那露在外邊的絲襪美腿,「女施主請稍坐片刻,臥房多日不用,不曾備有被褥, 且等我去取床被褥,去去就回?!顧低?,轉身時,居然用手在她的大腿上輕輕一 劃,她又豈不知胖子心事,直接用手抓住胖子的手,嬌滴滴道:「哥哥速去速回, 此處燈光陰暗,奴家一個人害怕?!顧蛋?,小拇指居然在胖子手心擾了擾,那胖 子頓時心情大好,「好說好說,我去去就來?!貢惴殺級?,須臾,便整了床被 褥,抱在身上樂呵呵便朝大殿而來,路上卻碰見自己的那個大臉師弟,「師兄, 何事如此高興?」「關你鳥事,滾一邊去?!?br />
   跨進大殿,胖子興沖沖的跑向臥房,在他身后,一個身影悄悄的把門輕輕關 好,并上了門閂,一個閃現,便是不見了。

   那胖子抱著被子擠進臥房,就看見她笑盈盈的坐在床上,已經脫掉了外衣, 里面居然就一件肚兜,下身,,,,下身就是那條襪子一樣的褲子,也不知道還 是說褲子一樣的襪子,當真是誘人的緊,胖子迅速把被褥輕輕的放在床上。
   「女施主,晚上冷,這是被褥?!?br />
   「有勞和尚哥哥了?!?br />
   「可有不明之處?」

   「沒有了,只是這屋子又大又冷清,和尚哥哥可否陪奴家說會話?!?br />
   胖子大喜,登時就坐在她身邊。剛要說話,她便抬起了一條腿,搭在胖子的 腿上,「和尚哥哥,我腿走的好酸,能給我揉揉嗎,?」胖子險些沒背過氣去, 「好!好!好!」

   顫抖的雙手摸上了白絲美腿,如此美的腿啊,先是來回在大腿上撫摸,然后 滑到了小腿,絲絲滑滑的感覺,讓胖子血都燃燒起來,接著觸摸上了那雙美足, 柔美,細長,微微彎曲的腳趾,腳趾上還涂了艷紅的蔻丹,胖子摸得都已經說不 出話來了,猛然間,腳抬起來了,伸到胖子的嘴邊,胖子哪里還猶豫,直接就含 住,舌頭在腳趾上不停的舔,而她的腳趾也不安分,隔著絲襪居然和舌頭做起了 「游戲」。夾,揉,搓,擰。好一陣子,胖子終于吐出了腳,喘氣了半天。
   此刻,她踢掉另一只腳上的繡鞋,整個人便倒在床上,她臉上的表情相當妖 媚,蘊含春水的美眸充滿了嫵媚的笑意,被她注視的和尚好似被春風吹拂一般, 全身暖洋洋軟綿綿的。

   和尚哥哥,你過來吧!躺在床上的她朝著胖子招了招手。

   哦!

   胖子整個人都顯得癡癡呆呆的,臉上表情木然,眼神中全然沒有神采,那里 是一片茫然之色。

   和尚哥哥

   嗯?

   我美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表情更加妖媚,聲音中帶著一股子勾人的味道。
   美。

   想和我行房嗎?

   想。

   那人家就和你行房,你說好不好?

   好。

   胖子說這個好字的時候,原本癡癡的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

   她便開始脫衣服,當她將上身的衣服全都脫完之后,她雙手托著兩團粉膩的 乳肉對著胖子,手掌拖動間兩團乳肉漾起微微顫抖的乳波,俏臉上升起一抹妖艷 的魅惑之色,眼中射出詭異的光芒籠罩著胖子,就像懷春少婦對著情郎羞語問道: 和尚哥哥,你看看它們,美嗎?

   胖子呆呆的看著她的美乳,癡癡說道:美,美極了。

   她咬著紅唇,巧笑嫣然的說道:討厭,那你摸摸它們。

   好。原本坐在床邊上的胖子緩緩伸出兩只手徑直摸到了她的乳房,臉上露出 銷魂的神色。

   唔……嗯……

  胸前傳來的強烈觸感讓她輕哼了兩聲,只見乳峰上的紅暈緩緩擴張,殷紅的 乳珠亦因不堪刺激而微微翹起,等到胖子撫摸了一會兒之后,她才輕聲顫抖的說 道:好了,停下吧!

   于是,她便對胖子咯咯咯的嫵媚笑道:你還站著干什么?還不脫了衣服上來。
   胖子臉上的表情相當精彩,哦了一聲,迅速的將自己脫光爬上了床,她的嘴 角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玉手伸出抓住胖子雄起的大肉棒輕輕撫摸了一下。
   哦!胖子身子一抖,口中發出一聲舒爽的呻吟。

   猛然間,她張開雙臂,摟住胖子的頭,使勁往胸部里擠,伸出舌頭就在胖子 光頭上一陣舔,,一邊舔,一邊含糊不清地說:好香啊,同時兩條腿毫不客氣的 夾住了胖子的腰,陰部隔著光滑的絲襪就狠狠的摩擦了幾下大肉棒,胖子險些沒 頂住,回過味來,想親她的嘴,此刻她倒是避開了,胖子欲往前探頭,被她直接 輕輕咬住鼻頭,不住吮吸,胖子說:女施主,女菩薩,你快將褲子脫了吧。只見 她伸出手指在襠部一劃,襪子就裂開個大口子,剛好整個陰部露出來,然后,她 一個翻身,便把胖子壓在了身子底下。陰部對準了肉棒,一個擠壓,肉棒被狠狠 吃進了洞里。

   「啊……」胖子險些就攤了,可是還沒有叫完,她的嘴已經湊了上來,咬住 胖子的嘴就一頓猛吸,下身同時開始了劇烈的套弄,胖子哪見過這個陣勢,一陣 抽搐,全跑了。

   頓時,她就異常生氣,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可她不動聲色,依然笑盈盈 的摟著胖子,胖子喘著氣,笑著對她說:好妹子,你真美。此時她也懶的再廢口 舌,一只手環住胖子的脖子,一只手就在胖子的光頭上,刮來刮去,時不時用舌 頭吮舔下,輕輕咬兩下,兩只絲襪腳也再不停的在胖子腿上摩擦,此時胖子居然 又吱聲了,:好妹子,我還要……下半身的肉棒,居然又頂起來了。

   「哼,」她冷冷道「不用了,我已經餓了?!古腫踴乖詿磴抵?,只見她手 上長出了長指甲,對著胖子的天靈蓋就使勁的扎了下去……胖子慘叫,身體劇烈 掙扎,可是脖子被緊緊摟住,身子又被壓住,連腿都被絲足緊固住,又如何掙扎 的脫,她的指甲卻在不斷的往下鉆,不多時,胖子已經是滿頭血,她把指甲一拔 出來,馬上把嘴對著窟窿就是一陣吸,滋滋的聲音好不熱鬧,胖子馬上就跟著就 翻起了白眼,已經氣息全無,最后她張開嘴,狠狠的咬破了胖子的頭頂,用舌頭 舔干凈了腦漿,一腳把胖子尸體踢下床去?!感砭貌懷匝?,沒待滿意便吃了這 胖子,浪費了?!顧尤揮行┖蠡凇?br />
  然而此處,胖子的師弟,大臉喇嘛還在到處找他的師兄,今夜大臉還得去敲 鐘……
【完】